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简介

尊贵的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简介

   

 1966年藏历8月5日,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降生在四川省白玉县赠科乡比沙村一佛教世家。仁波切的父亲雅玛多吉是位非常有善根、有福报的人,他擅长经商,乐善好施,所赚钱财主要用来供奉寺院,后来出家依止阿宗珠巴法王,终身修持大圆满法。仁波切的母亲扎西央措,是位慈祥善良的母亲,拜全知噶玛多吉尊者为师,一心修佛。仁波切有一个贤淑的妹妹,可惜英年早逝,留下一儿一女。弟弟土登绕噶堪布是雪域萨迦高级佛学院教师,同时是藏区青海玉树尼亚寺的主持。
     仁波切出生第二天,姨妈就把生了一个男孩的好消息告知蒋扬唐凯上师,上师欣喜地为仁波切取名达瓦彭措,并对姨妈说,这个孩子天资聪颖,慧根十足,将来必成大器。三岁时,外婆带他去拜见赐名上师。蒋扬唐凯上师十分慈爱地把仁波切抱在怀中,一边抚摸他的头,一边诵念经文,他说:“长大以后,要学佛弘法。”此时,年幼的仁波切闻到蒋扬唐凯身体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气,无比欢喜,这成为仁波切今生弘法利生非常殊胜的缘起。
     仁波切出生正逢文革时期,宗教信仰受到严格限制。那次缘起在他年幼的心中播下了佛法的种子,但他却不能再去拜见蒋扬唐凯上师。后来,外婆又带他到附近的一个村庄去见策巴喇嘛,喇嘛看到仁波切十分疼爱,给他讲了皈依、六字真言等,并对他说,将来你要出家。此后,策巴喇嘛的住处就经常出现仁波切的身影,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了五年。由于他自幼好学,聪明勤奋,邻居们疼爱地叫他大佛,这个名号便由此叫开,以至于后来到各地弘法时,大家几乎忘了他的本名,都以大佛上师尊称。
     仁波切八岁时,身为教师的邻居朵噶开始给他教授藏文。十岁时,翁嘉喇嘛教他背诵萨迦派各种传统仪轨与经文,并教他做手印、用法器等寺庙僧众常做的功课。十三岁时,仁波切在生产队放牧耕种。期间,他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闻思佛法。十四岁时,仁波切已将各种仪规及经文熟背,此时社会环境相对宽松,宗教活动逐步恢复,但许多寺院还没有重建。十五岁时,仁波切得到了宗萨寺策朵上师传授的金刚不动如来、大日如来、释迦佛、观世音菩萨、绿度母等许多本尊的灌顶,持续修学到十七岁。
     十七岁那年,大恩上师全知
噶玛多吉尊者终于从狱中释放回家。那天,几乎当地所有的人都来顶礼膜拜,有的感激涕零、有的欢呼雀跃,场面热烈感人。仁波切见到上师,内心异常欢喜,仿佛这一刻就注定了师徒此生不尽的法缘。此后,仁波切追随全知噶玛多吉尊者应各村邀请传授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仁波切与许多受众聆听了尊者的殊胜教诲。
     十八岁时,大恩上师
全知噶玛多吉尊者安排多科寺的大堪布西绕为仁波切剃度,取法名蒋扬罗松华丹,此名一出令众僧惊羡,因为正与堪布同名。随后,仁波切接受了喜金刚、玛哈噶拉、空行母、作明佛母、金刚手等萨迦派许多本尊的灌顶。当年,仁波切前往拉萨圣地朝拜。回到帮宗寺后,全知噶玛多吉尊者为仁波切传授了律经、入行论、补述三戒论、大日如来释文。
     二十岁时,上师带仁波切进行大日如来闭关。出关后,上师接着讲授了萨迦道果法、十三金法等。二十三岁时,喜金刚闭关。从此,仁波切夏季从师学法,冬季持续闭关,获得了四大教派的所有传承,直到二十七岁全知
噶玛多吉尊者圆寂。期间,按照全知噶玛多吉尊者的指示,仁波切到四川藏文大学学习了工巧明、声明等学科知识,后陆续得到大堪布贝玛当秋传授律经根本律、毗奈耶三百颂、毗奈耶五十颂、量理宝藏论与三戒论、文殊菩萨灌顶等;白雅活佛授予空行母加持、灌顶与传承;顶果钦哲法王处求得经集法海灌顶、狮面空行母与白妙音天女灌顶;白玛才旺法王传授《duodeji,enxizhanmei》,益西松波堪布处得到萨迦道果法等许多本尊的灌顶;宁玛加参活佛传授七宝藏论、现观庄严论等传承和许多本尊的灌顶。晋美彭措法王传授《duodeba》、阿宗珠巴法王处得到大圆满等宁玛派许多本尊的灌顶。
     二十八岁时,在
顶堪布跟前得到鄂巴七坛城灌顶、十二大日如来坛城、大威德等灌顶与讲解;鲁顶夏仲绛拥单比加称跟前得到成就全集灌顶;塔则夏仲跟前获得鄂钦全集口传;是年,仁波切按照上师圆寂前的嘱咐,前往印度寻找尊贵的大堪布阿贝上师求法,到后方知阿贝上师正在闭关。仁波切在等待阿贝上师时拜见了在印度的多位大德,于究给企千仁波切处听闻了萨迦断四执着法;于楚西仁波切处听取了断法等许多宁玛派的法门;于堪钦贡噶旺秋处讨论佛法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得到轮涅无别的指导;贝诺法王授予长寿佛灌顶;听取了萨迦法王等多位大德讲法。不久,尊贵的阿贝上师出关。仁波切忙去拜访,见到上师的那一刻,他感动得热泪盈眶,浑身颤栗。上师用三天时间为仁波切传授了密宗金刚乘的窍诀,并对他说:“你的法缘在中国,你回去弘法吧。”仁波切回到帮宗寺后以闭关修行为主,间或受居士与一些喇嘛之邀讲经。
     三十二岁时,
帮宗寺的僧众及当地百姓力邀仁波切出任寺院主持。仁波切任寺院主持后,寺庙僧众人数日益增多,基本设施日趋完备,法会、佛事、办学讲经等愈加兴盛。
     三十四岁时,应仁波切之请,蒋扬称兰罗嘉的转世蒋扬根噶嘉参活佛在帮宗寺座床,仁波切将寺院交于活佛管理。
     三十五岁时,仁波切前往拉萨一年半时间,收到许多供养,建造了与大昭寺等同的觉沃佛像(释迦牟尼佛十二岁等身像)和两具渡金铜塔,为萨迦班智达和嘎万益西崩依神力建造的玛哈嘎拉像做了法衣,同时建造了山洞的多尊佛像。全知噶玛多吉尊者的法骨被装在觉沃佛像、铜塔及多个山洞的佛像中。
     2002年年底仁波切只身到北京,当时汉语一句不懂的仁波切在北京中国高级佛学院找到在此上学的白玉寺西珠活佛,而仁波切的师兄彭措洛迦堪布
正好在学院讲课,他便住在学院里。两天后,他手拿西珠活佛写的“雍和宫”字样到雍和宫朝拜,正巧在门口遇到一位以前认识的巴登师傅,他会讲汉语,便带着仁波切游览。在雍和宫外的佛具商场,一对北京夫妇邀请仁波切到家中,巴登师傅当翻译。在他们离开这对居士家的第二天,夫妇俩带着一群居士到学院接仁波切再度到家中作开示。大堪布彭措洛迦见此对仁波切说,这是很好的缘起,你就在汉地收弟子吧。并将一部分萨迦传承的经书和一口袋甘露丸交给仁波切。至此,仁波切开始了他在汉地的弘法利生事业。为了尽快学会汉语, 2004年仁波切在北京民族大学学习。一学期下来,仁波切掌握了汉语的口语和基本写作。
     2006年,
色多寺僧众邀请,在究给企千仁波切安排下,第十五代法台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于色多寺座床,接任寺院重建重任。此后,未修建的僧舍全部竣工;大殿墙壁上的佛像、经书、法器等供奉到位;布绣十六罗汉大佛像做成;法会、佛事等基本恢复,寺院逐步兴盛。到2009,寺内一批求学于宗萨五明佛学院、萨迦高级佛学院的学僧相继完成学业归来,寺院的管理和弘法力量得到了进一步增强。
     2002年起, 仁波切应各地居士邀请,先后在国内北京、天津、山西、河北、河南、山东、上海、福建、海南、内蒙、陕西、青海等地弘法,随缘摄受四众弟子不计其数。2007年起,应东南亚华人居士和海外其他地区居士邀请,仁波切海外弘法行程日益增多。

 2009年,仁波切在海外的第一个慈善基金会在菲律宾建立,其基金主要用于护持马尼拉利美道场、援助世界各地黑人困难所需等。同年,仁波切创办的藏传佛教堪布高级译经班(汉语培训)在汉地开班。 

 鉴于弘法事务的繁忙,及色多寺僧众力量增强的机缘,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于2010年初向寺院请求辞去法台一职,专心致力于海内外的弘法事业。

 2010年,仁波切在青海玉树囊谦县建立了一座女众寺院,萨迦法王为该寺起名《泽钦香秋确灵》(汉译《菩提寺》),解决了当地女出家众道场缺乏的现状。同年9月,为了保护弘扬萨迦传承,挽救部分濒临断代的经典论著,仁波切在拉萨成立了《萨迦十八大论经典论解》系列丛书编委会,集中收集整理编印这套丛书。同时,为了更好地弘扬殊胜的萨迦道果法门,集该法门不同窍决之大成,仁波切正致力于创办藏地堪布道果法门传承学习提高班。

     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是一位伟大的具德上师。仁波切法脉清净、密学深厚,集萨迦、宁玛等多派传承于一体,只因行事低调,不示张扬,所以体现在他身上的修行成就和殊胜法象并不为人所知。萨迦彭措波中法王曾说过,将来班禅释迦秋丹的化身会来到色多寺,重建寺院,兴盛佛法,这个结果已成现实;持西仁波切也说过,仁波切是帕当帕桑洁的化身;亚青寺主持阿秋喇嘛来帮宗寺时,寺院附近有一座山,阿秋喇嘛说这座山是观音山,并认定仁波切为伏藏师,让他前去开光。仁波切开光后,这座山出现过许多殊胜的景象。有人看到过佛和菩萨像,有人看到过藏文经咒。

    显现在仁波切身上的殊胜法缘和不可思议的事情有很多,在此能说的就是这些。